梦魇无常_命格无双

芸芸众生,活着就行

【獒龙】小宝贝

獒龙

老桥:

1.张继科和马龙第一回见面的时候还不太会说话,不过已经能满地乱跑了。


傍晚公园里都是孩子,他就像撒了欢的小狗,一头噔噔噔往前跑,肖战那么大人都追不上他,眼瞅着自己家孩子撞上了人。


他撞上的是抱着马龙出来溜达的秦志戬。


肖战发愁的是儿子太淘气,秦志戬愁的就是孩子太懒,出来之后一步也不肯走,就要抱着。脾气也坏得很,放他下来就要哭。


秦志戬吓唬儿子:“下回这样不带你出来了。”


小娃娃叼着奶嘴装听不懂,一手抓着自己的奥特曼一手攥着小火车,安心的待在他爹怀里。


走着走着就感觉有个什么一头撞了过来,劲儿还挺大。秦志戬吓了一跳,低头一看竟是个挺漂亮的男孩子。家里给穿了一双小蓝鞋,还会闪光。


他赶紧摸摸这小孩的脑门,低声哄了他两句。


没成想人家孩子压根没准备哭,非常自来熟的揪着秦志戬的袖子往上一看,眼睛就一亮。


“妹妹!”他脆生生的喊,露出了几颗雪白的小牙,小手伸上去就抓住了马龙的脚脖子。


秦志戬低头一瞅,儿子胖乎乎白嫩嫩的小腿就印上了黑手印。


他心道不好,下一秒马龙果然像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哭了起来。


急匆匆赶来的肖战都没明白前因后果,直接就以一种司空见惯的语气道起了歉。


2.安定下来后两家都坐在公园的石椅上。肖战把儿子拘在身边不许他再乱跑,从口袋里掏出了湿巾给他擦手。


张继科是很少哭的,除非真碰上了什么伤心事。看到马龙这样他过了一会儿还摸不着头脑,好奇地看秦志戬给马龙抹眼泪,“妹妹哭什么?”


秦志戬咳了一声,摸了摸儿子的妹妹头,“这是弟弟。他吓着了才哭的。”


他拿不准张继科多大,看着是比马龙要高一些的,活活泼泼地看着就健康,心里就觉得怪喜欢,“这是小哥哥,”他劝着儿子,“下去跟他玩一会儿吧,跑一跑。”


马龙这时已经跟张继科和解了。但是他不想下去,他坐在秦志戬腿上想了想,把小火车递了过去。


张继科接过小火车摆弄了一会儿。其实这些他家里也有,摁一下就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时间久了就没什么意思。


他摇了摇头,“我不喜欢玩这个。”


马龙看上去犹豫了一会儿,他低头瞅瞅自己的奥特曼,好像有那么一点舍不得,不过没多一会也递给了张继科。


这回张继科都没接,他直接摆了摆手:“我也不喜欢奥特曼。”


他心里琢磨事情很快,他觉得自己愿意安安生生待在这并不是因为肖战拘束着他,也不是为了小火车和奥特曼。


“我喜欢这个弟弟。”他很快找到了原因,斩钉截铁地说,同时相当理所当然地凑了过去,照着马龙就铺天盖地亲了一口。他行动力太强了,就连一直比较了解他的肖战都没料到这个发展。


“哎哎哎!这个可不行!”


秦志戬吓了一跳——这家孩子怎么见面就亲嘴啊!


马龙在爸爸怀里扁了扁嘴,又想哭了。这回不是装的。


3.家住的近,孩子们上幼儿园之后就分到了一个小班。


因为之前就认识,他们理所当然地成了一派的,一起吃饭一起背诗歌,一起画画一起分饼干。中午睡觉的时候小床挨着小床,张继科麻利地像小猴子,顺着栏杆就能爬过来。


马龙怕生,熟了之后就跟人很亲近了,两个人瞒着老师钻到一起好像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他们钻在马龙的被子里嘻嘻笑,像被窝里藏了一窝小耗子。


但是得意的时光没过多久,有一个正义的声音就告发了他们:“报告老师,张继科不肯好好午睡!他跟马龙到一个床上去了!”


张继科坐起来就怒瞪那个小黄毛,只换回来一个得意洋洋的鬼脸。


被老师赶回自己的小床睡觉后,这仇就算结下了。


下午起来老师让他们画小鹿,他不画,先打听明白了中午那个孩子叫郑荣植。


等老师离开教室之后,他画纸上还是空白的,人家也不在乎,跑到郑荣植小朋友面前把他画的小鹿一把撕碎了。


郑荣植没见过这样直接干净的作风,整个人目瞪口呆,张开嘴就要嚎。


他长得又不好看,从两个哥哥那儿学来一身日天日地作风的张继科对他一点耐心都没有:“哭什么哭!有种单挑,输了的剁手指,剁完左手剁右手!”


但是郑荣植不走这个光明正大的路线,他认认真真地大哭起来,一门心思要找大人做主。


但是很遗憾,张继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如果秦志戬在这,他就会告诉你——他们家那个祖宗从来不是吃素的。


只见三头身的小马龙利索地撕碎了自己辛辛苦苦画好的,看不出是什么玩意的小鹿,跑到张继科身边拉着人家的手,眉头一拧也哭了起来。


4.肖家吃饭的时候电视里正好放着一部偶像剧,男女主角修成了正果,手拉手步入了婚姻殿堂。


张继科平时看电视看热闹,今天偶然瞥了一眼,就看见一对男女面对面站着,笑的挺高兴。他指着电视就问:“这两个人傻站在那儿干什么呢?”


肖战瞥了一眼,抓起遥控器准备换台,一边随口回答他,“结婚呢呗!”


“结婚干嘛?”,张继科听到个新词就要寻根问底。


旁边两个哥哥笑了起来。张继科他大哥陈玘自从离开幼儿园大班上了小学,看弟弟总有种“你这个傻小子”的优越感,他给小弟夹了个鸡腿,一边顺嘴嘲笑他:“结婚你都不懂?你们幼儿园老师没教过你?”


“两个人互相喜欢就结婚呗!”二哥邱贻可也上小学了。他也是个小明白。


“结婚”这个词幼儿园老师还真没教过他。张继科有点心虚。可是两个讨厌的哥哥都懂,他又不服气,觉得自己被小瞧了。


“我明白!结婚就是互相喜欢!”他虚张声势。想了想又觉得这么重复别人的话显得苍白无力:“我和龙崽就结婚了!”


然而两个哥哥非但没露出佩服崇拜的神情,反而大笑起来。这一回肖战也笑了,他胡噜一把小儿子的毛,被这个傻小子逗得前仰后合。


张继科急了,他把碗一放,小手一按,调回了刚才的电视台。


这一看他得意了,自觉找到了支撑自己的证据,两手叉腰就麻利地踩在沙发上面:“你们别不信!你看这俩人亲嘴呢!我和龙崽早就亲过嘴了!”


5.马龙有个心爱的小枕头,上面印着猫和老鼠。白天秦志戬送他去幼儿园就给他背着,晚上接他时再带回来。有自己的枕头和家里带的小被子,在外面他也肯睡觉。


他天生长得干净白嫩,说话还奶声奶气的,早上家长送他过来他也不哭,搬个小板凳就坐在张继科旁边。张继科长得唇红齿白,性子却像匹小野马,偌大个教室三分钟能跑上十个来回。马龙就不撒欢,他坐在自己位置上,一个从家里带来的钢铁侠就能打发一小时。


被此起彼伏的尖叫和哭闹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的幼儿园老师觉得这孩子乖巧,画画也给他一朵小红花,唱歌也给他一朵小红花,跳舞也给他一朵小红花。


一天下来马龙攒了好几个,非常珍惜的压在了小枕头下面。中午睡觉的时候他还确认了一次,小红花乖乖的待在那儿,安静贴伏在毛绒绒的床单上。


可晚上秦志戬过来接人,马龙去抱他的小枕头时,猫还是那个猫,老鼠还是那个老鼠,小红花却都不见了。


他真不高兴时并不大哭,只是扁着嘴揉了揉眼睛。泪珠在眼眶里挂着也不落下来,把脸埋在秦志戬脖子那儿一声不吭。他其实是在生闷气,可是他不撒泼不告状,就这么委屈吧啦的自己憋着,不免就让人心疼。


两家人一起往回走,张继科急得围着秦志戬绕来绕去,想哄马龙跟他说话。


这么过了一会儿张继科察觉到高度差距是一个问题。他摇了摇肖战的袖子,一点儿也没有客气:


“你也抱着我!”小祖宗发号施令。


高度问题解决了,可是两家人住的地方离幼儿园实在有点近。张继科还没把马龙哄开心,他们就在小区门口挥手道别了。


孩子的伤心会在梦里变成蝴蝶飞走。


第二天早上他们去幼儿园又是高高兴兴的。马龙看上去已经忘了昨天的事,他看到张继科就跟他招手,分享书包里秦志戬给他烤的小饼干。


但是有时候虽然是孩子,伤心会忘,心疼倒不会忘。


张继科上幼儿园以来就没表现这么好过。这一天他唱歌的时候就背着手乖乖唱歌,画画的时候捏着小蜡笔涂颜色,跳舞的时候也不再踹前面小朋友的屁股。


这一天三朵小红花都被淘气包得到了。


放学后他们再一次在小区门口挥手道别,张继科却神神秘秘地拉住了他的好朋友。他咧着嘴笑,眼睛里倒映着漂亮的星星。


马龙就看到自己的小伙伴伸出手,手心攥得太久了全是汗,三朵皱皱巴巴地被汗浸得掉色的小红花正躺在那里:


“给。给你的。”


6.短短一个假期过去了,秦志戬再送马龙上幼儿园的时候,父子俩被张继科小朋友吓了一跳。


“带着他去海边玩了几天,”肖战笑得不好意思,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光头,“小孩给晒黑了。”


“怎么不给他涂点防晒霜?”秦志戬把小书包给儿子背上。


两个小孩过去都挺白,马龙生得更干净剔透些,不过也差得不多。结果放这么几天假过去,一个还是粉嘟嘟的,一个却成了小炭人儿,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让人不太忍心看。


“他不耐烦,”肖爸通常情况下都对自己的儿子们没什么辙,“我心想那就算了,反正是小男孩,黑点就黑点。”


于是秦志戬闭嘴不再问了。


各家小孩儿有各家的养法,这事放在他家孩子身上就不会发生,一个是他心细,再来他也舍得扮黑脸。他见过肖战管张继科的样子——基本那也不叫管,一般来说只要张继科坚持,这事又不违背原则,肖战就都会随他。


觉得不忍直视的不只是秦志戬,幼儿园老师看到他们班上昔日最漂亮的淘气包也噎了一下。


主要也不光是孩子晒黑了——张继科总喜欢跟马龙黏在一起,人家家长会打扮孩子,给穿的驼色小毛衣套着雪白的小衬衫,还搭了一双干干净净的小白鞋。张继科家里应该是不太注重这个,孩子踩着个荧光蓝的运动鞋,身上还穿着亮粉色的米老鼠外套。


过去看他这么穿倒也挺好看,最多太鲜亮些,现在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


好在老师毕竟是老师,她默默把吐槽埋在了心里。


但是大人懂得掩饰,孩子往往就比较直接。这一天马龙总是别别扭扭的,板着小脸像生闷气的样子,话说的也少,别的小朋友过来找他玩游戏他也不理人。


前一天他还在给张继科通电话,声音软绵绵地说想人家了,今天见到了,他就这么冷冷淡淡。


张继科一开始还没明白自己的好朋友本质其实是个颜控,马龙三番五次躲避他的目光,不肯直视他的脸,他才觉得有点委屈。


他从来是打直球的,心里有什么都要弄个明白。


“龙崽,”他扳着马龙的脸,一定要他看着自己,一对桃花眼在黝黑的小脸上显得亮晶晶,“你怎么了?你不喜欢我了吗?”


“我喜……喜欢,”马龙比他还委屈,“可是继科儿,你怎么变丑了?”


7.整个胖胖幼儿园都知道,张继科和马龙是一对非常好的朋友。


两个小孩一个胆大,一个心细,又从来都是一国的。张继科闯祸惹事,马龙总会帮他善后,马龙瘦弱乖巧,张继科就一直充当他的保护神。幼儿园里不管谁惹到他们都讨不了好去。


渐渐的也没人再敢挑衅他们。起码不是在明面上。


有一天下午小朋友们又到了游戏时间,老师把他们领到了操场上。这一日也是赶巧,带队的老师是个新来的小姑娘,经验少了些,直接让小孩子自己分组玩老鹰抓小鸡,自己只是在旁边看着。


“母鸡”这个角色是大家轮流当的,很快就轮到了小马龙来保护后面的一堆“小鸡崽”。


一开始马龙还玩得开心,尽心尽力地保护他的“孩子们”。但是小孩子疯起来力气是很大的。他很快感觉到不妙——他几乎是身不由己地被背后兴奋尖叫的小朋友拽来拽去,脚掌根本抓不住地面。只要后面突然松开手,他一定会被甩出去。


这种时候只要后面一连串的人站住了其实也不会有事。可是“老鹰”在他有点愣神的时候从一边绕了过来,最末尾几个小朋友尖笑着跑散了。


马龙本来就一个踉跄,背后又突然有一股大力,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推了他一把。他生得瘦弱一点,在这种强大的作用力加上惯性之下,他几乎飞出去趴跪在地上,又往前滑了小半米。


饶是塑胶的操场,小孩细嫩的腿也给蹭掉一大片皮,小小的塑胶颗粒在他左腿擦出一道很长的口子,鲜血一瞬间把他膝盖染红了。


有一个小姑娘直接被吓得大哭起来。


那个年轻老师回过神来,抱起他就往医务室跑。一堆闹哄哄的孩子在原地傻着眼。马龙怔怔的回不过神来,从老师肩膀看过去,只看得到追过来的张继科越来越远的身影。


校医用碘酒给马龙处理伤口时,他疼得整条腿控制不住得抖。


这小孩子从没受过这么大罪,一时间竟害怕多过了委屈。可是校医室里的人他都不熟悉,今天的老师也是新面孔。他怯生生地,自己抓着椅子上的扶手,也不敢哭:


“我想要我爸爸。”他抬起眼睛央求的看着实习老师。


那个小姑娘自己也快要哭了:“宝贝乖啊,老师给你爸爸打电话了,他还要过一会儿才能赶到呢。”


医生手里的棉签不可避免的碰到了马龙腿上的伤口,他整个人剧烈的抖了一下,一张小脸疼得煞白,说什么也缩着腿,不肯让医生再碰他了。


“那我要继科儿,”他小小的手捏着椅子的扶手,指尖都泛出青白,“我想要继科。就现在。”


这个愿望很快达成了。


张继科气喘吁吁地一路跑了过来。小孩子人小腿短,这么长的一路跑得一身是汗。他板着脸皱着眉头,一把撞开了医务室的门,气势汹汹地像一头小狮子。


他从门口一步扑了过来,把小椅子上的马龙搂进了怀里。他力气非常大,那个小老师几乎都听到了两个孩子的脑门儿撞在一起的声音。


就这么紧紧抱着,医生又开始连哄带骗地给马龙处理腿上的伤口。


马龙从受伤到现在才终于回过神来,掉了几滴眼泪。他也没叫人看见,把眼泪连着那几声无声的啜泣,都抹在张继科热烘烘汗津津的颈窝里了。

评论

热度(1404)

  1. 一条咸鱼井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