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无常_命格无双

芸芸众生,活着就行

【獒龙】小小狐狸(一发完)

獒龙

老桥:

一.


论起亲戚来,马龙其实还可以算作张继科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姑表弟。不过他们的关系显然比那要亲近得多——


马龙是这一代的天运之子,而张继科是肖门这一代的承继之人。


天运之子算得上皇室的一个秘辛,传说里能为大丹带来鼎盛之象,不管是不是当朝圣上的亲子,但凡在宗室里出现了,就必定要承袭皇位。


可天运之子几代没有出现过了,宗室早已经不抱希望。没想到几百年了还能迎来这么一只小狐狸。皇帝几乎是当场就立了太子。


马龙小时候就很怪——他有一堆疼他疼得像眼珠子一样的堂兄弟,可他就喜欢黏着张继科。


婴儿时期马龙化形不稳,除了心腹宫仆和宗室中人避不见人,那会儿满朝满宫就没见过太子殿下几面,马龙却见过他们——张继科揣着他到处跑,像揣着一个小宝贝。


上朝时他就藏在张继科袖子里睡大觉,偶尔他吊在张继科腰间的玉佩上装挂饰,夏天不用避人的时候他就跑到张继科头顶上——这是绝没有第二人能够踏足的神秘领地,是一个兜风的好位置,观景的好去处。


还可以磨爪子。


张继科从这小东西出生之后,就再也没佩戴过镶宝石的发冠。


冬天皇上召见子侄询问功课,常常就听见不知哪里传来叽叽咕咕的声音。过一会儿张继科领口就冒出一个雪白绒绒的小耳朵,软绵绵的抖两下,柔细的绒毛蹭着张继科的下巴——却是马龙在人家怀里睡饱了,竖起耳朵开始听人说话。


皇上有时候就有点吃醋,他轻咳两声,对着张继科张开手:“龙崽,过来,到父皇这儿来。”


可是张继科领口那小耳朵抖一抖又收回去了,藏进人家衣襟里。小东西一动不动,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皇帝的手就晾在半空中,外头悠悠吹过一阵凉风。


二.


马龙两岁多才开始能长时间维持小娃娃的形态。他居住的宫殿被皇上一声令下,整个铺上了极厚的羊毛毡,供他学走路用。


马龙对于学走路的热情无限接近于零——他不能理解,明明四条腿的时候跑得轻快,干嘛非要用两条腿走路?


他的情况不能让嬷嬷和宫女近身伺候,皇上倒是想手把手牵着小太子学走路,实在苦于政务繁忙。可是马龙没人看着,就要像小狐狸那样四腿并用,时不时还要把尾巴放出来帮自己保持平衡,靠他自觉,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张继科主动领了这个重任。


他在房间角落的柜子上放一盘糕点,然后把马龙抱起来,放到远远的另一个对角上去——他想得很好,马龙想吃东西,就要两条腿走过去自己拿。他在旁边监督,尾巴出来胳膊着地就都不算数。


平心而论,马龙已经很给张继科面子了。他靠自己走了好几步,走得摇摇晃晃的,两只小胳膊颤巍巍张开,像个胖嘟嘟的小企鹅。就这样他也忍着没把尾巴冒出来。


可是一个宫殿的距离对于马龙来说实在有点远,他都走饿了,散发着香味的甜糕还是那么遥不可及,好像凭他的小短腿一辈子都走不到那里去。


马龙又累又委屈,终于不干了,他转过身抱着张继科的大腿,仰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人家,企图靠撒娇蒙混过关:“我累了,我走不动了,我要吃甜糕……”


他皱着一张白嫩的小脸,一双眼睛雾蒙蒙的,便是石头心肝的人看着他都要心软。


张继科也差点就要投降。但他还是硬起心肠——要是第一次就妥协了,往后更是要唬不住这小狐狸。


“累了就歇一会儿再走,”张继科说,“你要靠自己过去才行。”


然而马龙是谁?


他是个撒娇界的祖宗。作为天运之子,他未来能不能给世人带来繁华盛象,现在还很难看出来,但他两岁时绝对已经是能随心意摆布他的父皇叔伯兄弟乃至张继科的一把好手。


他一边把两只小手往前伸,那是个要抱抱的姿态,一边奶声奶气地拖着哭腔:


“继科哥哥,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


三.


皇帝很喜欢鸟,他的珍禽园里养了很多名贵的品种,那些华美的鸟笼错落有致的挂在精妙绝伦的微型园林中,伴着假山和小桥流水时不时发出悦耳的清啼。


这一切的美好享受终于他的宝贝儿子。


马龙也喜欢鸟。


他喜欢扑鸟。


他娇生惯养的,当然不是要吃那生野之物,但是他喜欢把那些珍禽扑着玩,喜欢龇牙齿把鸟儿们吓得拼命尖叫,还喜欢看那些漂亮的大尾巴在他面前忽闪来去,他一爪子抓上去,鲜艳的细羽就纷纷落下。那场景让他磕了药似的迷醉。


一开始皇帝试图调和他心爱的儿子和他心爱的鸟儿之间的矛盾,鸟是听不懂道理的,再说错也不在人家,人家是受害者,皇帝就好声好气的去劝儿子,又是讲道理,又是许好处,连哄带吓多管齐发。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况有个拼命纵容的张继科在,第一百次马龙犯了错,张继科都准备好了给他背一百零一次黑锅。


皇帝本来以为就这样了,他这辈子可能是没那个福气养鸟了。


马龙七岁的时候,张继科的师父正式呈表确定了张继科肖门继承人的身份。那一年时逢战乱,张继科以少帅身份被皇帝派到北疆,从此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驻守边关。


马龙一开始只以为他要离开个把月,就是这样他也发了小脾气,时刻都黏在张继科身边,不回宫,也拒绝与皇帝讲话。晚上睡觉时他也睡在张继科的床上,缩在张继科的怀里,小手握着张继科大拇指给他讲悄悄话:


“继科哥哥,你要早点回来,我每天都想你。”


张继科亲一亲他的小狐狸。看着他在自己怀里睡熟。


有些话他现在不能和马龙说,但是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要回来。那时他会站在马龙的身边,守护新一代帝王的安全,拱卫他的河山。献上忠诚,还有爱。


张继科离开的第一个冬天,马龙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他不再满宫里钻来钻去的疯玩,不再祸害皇帝心爱的那群鸟儿,也不再趁着皇帝专心批改奏折时窜上去把他的墨打翻。


张继科走了,没人给他顶缸了,他竟然也没再挨揍。


成熟好像是一件很突然的事,半年前他还会伤心自己跌坏了漂亮的蝴蝶风筝,还会得意他揪光了他父皇的胡子。现在他已经会安安静静跪坐在皇帝身边,听他谆谆教诲,陪他处理政事。


皇帝一开始非常满足,后来却开始不安,第二年春天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还问马龙:“父皇领你看鸟去,好不好?”


马龙也只是摇头。


说起来奇怪,明明是个小孩子,失去了一个玩伴,竟然把淘气也失去了。


可是皇帝再疼儿子,也没把张继科召回来。


那是他给爱子,给下一代帝王留下的最大的倚仗。等张继科十年之后再回来,他们才真正能长长久久,安安稳稳的在一起。


到了那个时候,马龙喜欢的这个兄长,玩伴,尽可随着马龙的心意,再也不必跟他分开。

评论

热度(1564)

  1. 老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