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无常_命格无双

芸芸众生,活着就行

【獒龙】童言无忌

叶绿素:



1


张继科第一次见马龙是在家楼下的小公园。


平常公园里多是老人带着年幼的孩子,三三两两聚在一块散步闲聊晒太阳,直到傍晚时分人群才逐渐散去。


肖战还没下班,没有大人管着的张继科就在公园里到处乱跑,小孩子的精力总是用不完的,一个下午能把小公园各个角落都摸个遍,大半个小区的人都认得他,偶尔还会拿到糖果和巧克力。


张继科学会走路后就爱到处闯,不要大人抱着,肖战稍微分神,孩子就不知跑哪儿疯去了,常常沾了一身的泥巴,雪白的小脸烙下五个指印,活像只脏兮兮的小狗崽。


肖战觉得头疼,每回在饭桌念叨他,他就装作听不见,扒着饭碗吃小黄瓜吃得香,幻想自己什么时候能像动画片里的奥特曼打败小怪兽。




今儿是个阴天,眼看要下雨了,大人们抱着娃娃各自回了家,公园没一会儿就空荡荡的了。


张继科坐在滑梯顶端抢占了制高点,放眼扫过去,见小沙池里还蹲着个小男孩,正背对着他专心致志地玩沙,背上的蓝色奥特曼小书包随他的动作一晃一晃,张继科早就注意到他了,迟疑着要不要过去打招呼。


但张继科没有犹豫太久,从滑梯跐溜滑下来,脚上蹬一双醒目的蓝色球鞋,两条小短腿哒哒哒跑得飞快,和小男孩面对面蹲下,两只手埋进沙池里学他的动作,把沙一点一点往上堆高。


“你好哇。”


小男孩脸蛋儿圆嘟嘟粉嫩嫩的,听见有人说话,便抬头眨了眨一对儿黑溜溜的眼睛,他有点儿怕生,他在公园里呆了一个下午,这是头一次有人来跟他说话。


张继科穿着一件机器猫的黄色T恤,耳朵支楞着,看上去又大又软,嘴角一弯向他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你好。”


小男孩咬着唇怯生生地回他,觉得他长得好看,但是爸爸说了,不要跟陌生的大人讲话。


那陌生的小朋友呢?


小男孩心里纠结着,习惯性想要咬手指,可指头沾满了沙不能放进嘴里。


两人蹲在沙池里堆了一会儿沙,小男孩面前的沙堆和他个头一般高,用树叶充当五官,树杈儿当手臂装饰了一下,像个土黄色的小雪人。




“这个是什么?”


小奶娃拍拍沙堆的“额头”,说这个是“男神”。


“什么是男神?”张继科歪着脑袋问。


小奶娃皱着眉想了半天,用他有限的知识和匮乏的语言很难跟他解释“男神”到底是什么。


“男神就是……长得好看的人。”


“可是这个长得并不好看啊。”


张继科说的是实话,至少比他衣服上的机器猫,还有小奶娃书包上的奥特曼要难看多了。


小奶娃不高兴了,板起一张小脸扁着嘴,他的努力被否定了,委委屈屈背过身去不想理他,任凭张继科再怎么喊他都不理不睬。


张继科围着他转了几圈,见小奶娃嘴唇嘟得老高,挠挠后脑勺终于想到了什么,从裤兜子里摸出两块巧克力递过去。


“你别生气嘛,喏,这个给你吃。”


3岁不到的孩子哪儿抵挡得了好吃的诱惑,小奶娃接过巧克力拆开包装就往嘴里塞,指甲盖那点大的小脾气就被融化在甜丝丝的巧克力里了。




秦志戬下班去小公园接人,远远看见自家儿子和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坐在树下的长椅上,两只沾了沙的小手亲亲密密地牵在一起,谁也不嫌谁。


难得儿子主动和别的小孩一起玩耍,秦志戬要抱他回家,马龙破天荒地拒绝了爸爸的怀抱,坚持要和张继科牵手一起走。


到公寓楼下时,俩小孩还依依不舍,临别前张继科给了新认识的小伙伴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马龙比他矮一些,两条手臂被张继科锢得紧紧的,脑袋瓜埋在他颈窝处好像嗅到了甜甜的巧克力味儿。




2


小孩子之间的感情总是来得又快又热烈,张继科和马龙很快就建立起亲密而牢固的友谊。


上幼儿园以后,两人分在同一个小班,他们两家住得近,每天早上张继科会早早等在马龙家门口和他一起去上学,秦志戬和肖战都觉得这样挺好的,一来是克服了张继科爱睡懒觉的习惯,二来是怕生的马龙有了伴,很快就融入了幼儿园的新生活,也认识了不少新的小伙伴。


不过大多时候还是两个小男孩黏在一块,两张书桌两张小床都是并在一起的。


张继科陪马龙看最爱的漫画书,马龙陪张继科爬树抓蝉,吃饭的时候两个小脑袋挨靠在一起,互相打掩护,趁老师转身的瞬间,把各自不爱吃的肉菜拨到对方的盒子里,每回老师都要称赞他们吃得又快又干净。




下课后他们手牵着手去小区楼下的小公园一起等大人下班,在沙池里堆城堡,张继科再也不说马龙的“男神”丑了,老人们看两个小娃娃长得好看又乖巧,总会多给他们糖果。


两人偶尔去逗许伯伯家的小孙子,许昕比他俩还小,刚学会走路,走起路来磕磕碰碰摇摇晃晃的,话也说不清,一脸呆愣地看着他们嘴里的糖果,哈喇子流了满下巴。


张继科有点儿小洁癖,虽然常常玩得一身泥巴,两只黑手印糊在裤子上,但每次跟马龙牵手前,总会把手洗得干干净净,连指甲缝的污垢也一点不留。


看见许昕的哈喇子,张继科就有点嫌他。


马龙拿小手帕帮他擦嘴,张继科就更不乐意了,拧巴起一张小脸站在马龙背后,偷偷朝许昕挤眉弄眼做起鬼脸,吓得小孩儿呜哇一声狂掉金豆子。




有一回马龙得了感冒,喷嚏打个不停,鼻头擤得通红溜出来大鼻涕泡儿。


那一阵子马龙都不愿意和张继科一起上学了,看见张继科就躲得远远的,既怕把感冒传染给他,又怕张继科嫌他。


张继科觉得挺委屈,他怎么可能嫌弃他最好的朋友呢?


马龙不去上学,张继科只能每天缠着肖战让他带他去找马龙,要牵他的手,给他结结实实的拥抱,拿小手帕帮他擤鼻涕,好吃的好玩的也都要和他分享。


等马龙病好得差不多的时候,张继科却光荣感冒了。这次肖战唱了黑脸,凭自家儿子怎么哭闹,都必须等病好起来才可以找马龙玩。


张继科第二天没有去上学,马龙躲在角落里一个人玩手指,读大班的陈玘来找他玩,给他好吃的糖果,他都提不起劲,心里挂念着他的好朋友。


晚上回到家,马龙窝在秦志戬怀里晃他手臂,撒娇要他带他去张继科家。秦志戬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拨了老肖家的电话让两个小朋友说说话。


张继科吸着鼻子说:马龙马龙,我没事儿,明天就能去上学。


马龙握着话筒拼命点头:继科儿你要快点好起来,我想你了。




3


张继科痊愈后的周末,马龙去他家里玩,带着他最心爱的奥特曼和钢铁侠。


两个小孩坐在客厅沙发上玩了一会便觉得无聊,肖战把ipad锁在抽屉里了,他们只好开电视看动画片。


电视里头正播放爱情偶像剧,动画片的播放时段还没到。


马龙抱着他的奥特曼玩偶,指着电视屏里抱在一起的男女问:“继科儿,他们在干什么呀?”


张继科挠挠脑袋说我也不知道呀。


穿着一身纯白礼服的男女主角在众人的祝福下交换了戒指。


张继科眼睛亮了一下:“啊我知道了,他们这是要结婚。”


“结婚是什么?”


平常只爱看动画片的马龙对这个陌生的词汇感到困惑。


“嗯……结婚就是两个喜欢的人在一起。”张继科摸摸鼻尖说,耳朵有点红。“马龙,我们将来也可以像他们那样。”


“像他们那样结婚?”


“嗯啊!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永远都不会分开!”




马龙眨眨眼,他还是不太懂“结婚”到底是什么,但这事从张继科口里说出来,他没有多想就应允下来了。而且他也确实想要跟他的好朋友永远在一起,上小学,上中学,长得比公园里的小树苗高,等爸爸头发白了以后也还要在一起。


“好啊!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张继科有点为难地蹙起眉头。


“等我长大赚了钱,送你那个亮晶晶的指环就可以了。”


马龙扬起小脸傻乎乎的对他笑,乌黑的眼眸弯成好看的月牙。


“好,那我等你!”


“那我们拉钩!”


“好,拉钩。”


两只小尾指勾了勾,过了许久才放下。




手指松开后,张继科红着脸,屁股往马龙坐的地方挪,直到两条肉呼呼的小手臂贴在一起,张继科凑过去,闻着马龙身上的奶香味儿,心跳有点快,身上更觉热了。


“马龙,那我可以亲亲你吗?”


“什么是亲亲?”


张继科捧起马龙的脸吧唧亲了一大口。


“这就是亲亲。”


马龙觉得唇上被温热的软软的东西按了一下,像陈玘送他的毛毛虫软糖,感觉不算太坏。


于是马龙凑过去也亲了张继科一口。




一时间沙发上长出来两颗红苹果。




4


张继科第一年上幼儿园,期中的时候学校办了家长游园日,肖战和秦志戬两家住得近,商量着周末一块过去参加。


张继科和马龙所在的胖球小班精心排练了节目,是经典童话《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马龙被老师抱去后台妆扮,他演的是王子,虽然张继科觉得马龙比演白雪公主的丁小宁长得还要白还要可爱,但是老师说了,不能让男孩子演公主,于是张继科想演王子、让马龙演公主的计划就泡了汤。




张继科端端正正坐在两个大人中间,两只手撑在膝盖上放好,晃着两条肉嘟嘟的小短腿,很是期待即将开始表演的剧目。


肖战深知自家儿子一秒闲不住喜欢到处闹腾的性子,今日难得安分,还主动牵着他秦叔叔的手,从口袋里扒出一块大大的苹果糖送给他。


肖战觉着自家儿子长大了懂事了,忍不住开玩笑逗逗他。




“继科啊,在幼儿园里,你有没有喜欢的小朋友啊?”


“有啊。”张继科扬起脸,拍拍胸脯,一脸自豪。“我早就有喜欢的人!”


肖战有些欣慰,小屁孩都懂“谈恋爱”了啊。


“是谁家的小姑娘?丁小宁?还是刘小枣?”


“老爸你真笨,都猜错啦。”


张继科嘴巴噘得老高,觉得自家老爸真是笨的可以。


“我喜欢的是龙崽!”


肖战心里咯噔一下,瞧一眼坐在张继科左侧的秦志戬,刚才还晴空万里和颜悦色的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晴转阴天马上要下暴雨。




“小兔崽子瞎说什么!”


肖战一巴掌盖他头上,力度不重不轻,张继科扁着嘴特别的委屈。


肖战抬头对秦志戬扯出一个颇为牵强的笑:“老秦你别听他乱说,小小年纪,屁都不懂。”


张继科不服气了:“我可没说谎!我将来要和龙崽结婚的!我和他拉过勾,他答应我了!”


肖战怒目圆瞪:“这都什么跟什么,男孩子怎么可以娶男孩子!”


“男孩子为什么不可以娶男孩子?!”


张继科瞪大眼睛,满脸疑惑。他年纪还小,说话奶声奶气的,却又无比真诚。


肖战觉得头疼,这哲学问题堪比“小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肖战憋了半天,才说:“因为男孩子不能生宝宝。”


“结婚一定要生宝宝吗?”


“呃……一般来说是这样的。”


张继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忽然抓着他老爸的手用力摇晃。


“老爸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让龙崽替我生宝宝吧!我们都亲过嘴了!”


肖战听了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小子,了不得啊……


秦志戬彻底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蹦起来指着肖战光溜的脑袋怒吼:“老肖,以后让你家儿子离我家崽远一点!”




秦志戬话是这么说,但第二天他送儿子去上学,马龙推开门照旧和张继科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胳膊贴着胳膊,小脸贴着小脸,亲亲热热的,一点不含糊。


秦志戬不动声色地把马龙抱起来,见马龙嘟着嘴一脸不情愿,两只手拧着秦志戬的衣领捏得皱皱巴巴的。


秦志戬没办法,只好又把他放下来了。


马龙的鞋尖刚沾了地,张继科立马挤上前抱住了他,秦志戬眼睁睁地看着他捧住自家儿子粉嘟嘟的脸“啵唧”香了一个。


……


“继科,不准咬我儿子的脸!”



评论

热度(73)

  1. 井井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2. kelvinsunny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3. 梦魇无常_命格无双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4. 远方风笛哇哇 转载了此文字